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东航物流:转变内生赓续动力 胀舞改进思想

  一家曾经“十年九亏”的民航货运企业,在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推动下扭亏为盈,并进一步向打造现代化综合物流商努力。这家企业就是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首批试点企业东方航空物流股份有限公司。

  改革激发活力,改革赋予空间,改革推动创新……这是混改给企业带来的最大变化。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八次会议指出,要坚持通过深化改革来破难题、解新题,加快改革创新,推动任务落实,强化制度集成,增强经济发展内生动力,增强应对挑战、抵御风险能力。在互联网技术广泛应用、国际贸易格局瞬息万变的背景下,东航物流正不断创新思维、拓展空间,做改革、创新的先行军。

  会飞的汽车、芬兰概念车、捷克水晶等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网红”展品,曾搭乘东航物流的货运班机从世界各地抵达上海。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即将拉开帷幕,这一次,东航物流有了新职责。东航物流旗下“东航产地直达”还被认定为进博会“6天+365天”交易服务平台。

  从承运人到服务平台,东航物流不断拓展服务外延,创新发展思路,成为行业里“不走寻常路”的新锐企业。多年前,它还是一家长期亏损的“困难户”,如此转变从何而来?

  2016年9月,东航物流成为首批国有企业混改试点,要打破传统航空货运公司“十年九亏”的怪圈,归根到底要靠改革转变机制,紧跟市场步伐,东航物流一系列的变化就从这里开始。

  通过完成股权转让、增资扩股,东航集团引入45%非国有资本和10%核心员工持股完成股权多元化改革。

  股权结构变化只是经营理念转变,激发企业活力的第一步。改革带来的最大变化是让思维活起来、动作快起来、效益提起来。2018年末,东航物流资产负债率降到了47.58%,已优于世界优质航空物流企业75%的平均水平。

  混改的目标不仅是提高经济效益,更要通过改革试点摸索出国有企业提高竞争力的新路径。中国东方航空集团有限公司党组书记、董事长刘绍勇说:“混改之后,东航物流市场竞争力明显增强,未来还将逐步完善和建设业内领先的航空物流产业链和生态圈。”

  混改的一大难点是解决收入“能多不能少”、岗位“能上不能下”、人员“能进不能出”的问题。东航物流打破“陈规”,建立了完全市场化的薪酬管理体系、激励机制和约束机制,按照市场化原则,全员重新签订完全市场化劳动合同。

  比如,在中高层管理人员中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按照“一人一薪、易岗易薪”的目标,对选聘的职业经理人和全体员工实行完全市场化薪酬分配与考核机制,真正打破“大锅饭”。

  “三难问题是国有企业存在的,但不是国有企业特有的,只要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解决起来并不难。”东方航空物流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李九鹏说,“关键在于打破‘面子’怪圈,破除攀比心态,权力责任下沉。”

  将企业的钱袋与自己的口袋联系起来,将企业的业绩与自己的成绩结合起来才能真正调动起主观能动性。

  东航物流中高管和业务骨干持有公司10%的股份,为了筹措资金,一些管理人员把房子抵押了,向银行抵押贷款,可以说拿出了全部“家当”,实现“全心当家”,将企业的事变成自己的事。

  实现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以价值创造为纲,为能力付薪,为业绩付薪。东航物流改革实施以来,在公平公正的制度环境下,持续迸发出破浪前行的新动力。

  在全球贸易格局变化与互联网、大数据对传统行业的冲击下,民航货运正处于快速迭代和市场探索过程中,李九鹏给出一个形象的比喻:“好比下围棋,走一步看三步,不仅要看落点,还要看次序,没有长远布局,企业的生存空间会越来越小。”

  贸易流量受国际贸易格局的直接影响,也有明显的淡旺季,如何形成企业的持续盈利能力?大数据背景下,互联网平台与物流市场深度嫁接,传统物流企业还有多少空间?这是李九鹏每天都在思考的问题。

  做强东航物流,在东航集团层面形成航空客运与航空物流双轮驱动的产业发展模式,通过适当的产业对冲,减缓单一产业的周期性波动对产业收益的影响。“初步思路形成,简单地说,贸易量大的时候,向货运要收益,贸易量小的时候,向仓储要收益……是不是正确的决策还有待检验。”李九鹏说。

  市场瞬息万变,身处其中的东航物流时时刻刻感受到竞争的压力,也在千方百计想办法,这样的如履薄冰或许就是企业的常态。

  “为企业释放空间,也激发了创新意识,是改革给东航物流的最大赋能。”李九鹏说。